读《陈布雷外史》(1 自杀之谜)

自杀之谜

陈布雷(1890年11月15日-1948年11月13日),名训恩,字彦及,笔名布雷、畏垒

学生时,面颊圆满,同学戏称他面包孩儿。“布雷”由面包Bread音译或者谐音而来
“布雷 ”鸣于《天铎报》,“畏垒”起在《商报》

辛亥革命时期在上海的《天铎报》任撰述,开始写政论文章,锋芒初露,笔扫千军,很快成为报界的著名记者,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用“布雷”为笔名的。而后在1920任《商报》主笔,用“畏垒”笔名发表社论及杂文,笔力雄健锋利

郭沫若说陈布雷:“如椽大笔,横扫千军,令人倾慕。”

普遍都把陈布雷与郭沫若相提并论,因为他们是同时代的人,大笔杆子

不过从政 治 地位来分析,差距还是比较悬殊。反倒是后起之秀的陈伯达,与之相似相近的地方还比较多

当然还有把陈布雷之死与王国维相比的,在文学与考古这些方面的造诣,陈是难以望其项背的,但陈也是才子,素有“GMD第一支笔”之称

陈、王本是浙江同乡,从对旧时代的绝望和无可奈何的角度看,却有几分相似,最后都选择以死表忠,殉于王朝

死,有的骤然而死,有的却有充裕的时间来回顾这一生的过往,安排

1948年11月13号,把所有的事交割清楚,走了!

14日清早,南京城内爆出一条惊人的消息

《中央日报》的第二版以三栏长题,刊载着一条新闻,两行大号铅字还散发着油墨的气息:
    陈布雷氏于昨心脏病逝世
    总统夫妇亲往吊唁明大殓

只字不提,真实死因,当然在1948年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GMD的政权风雨飘摇,如果如实报道,那无疑对政权的人心是一记重锤。消息的调门压得很低

不过到了18号这一天,估计经蒋首肯,真实死因发布出来了

1948年11月18日由中央社发布,标题:
    陈布雷以死报国
    治丧会搜集遗书发表

“其时,蒋秘书于布雷先生卧榻枕旁,发现遗书一封,嘱其不必召医救治,并嘱其慎重发表消息,不可因此举而使反动派捏造谣言”

“复于十五日发现陈氏十一日手数杂记,亦呈总裁阅览”

“遗书照相制版发表,并命将原件缴还亲(蒋)存”


陈与蒋互为知己

1936年12月,陈布雷得知蒋深陷西安,心情异常的低落,甚至动了自杀的念头,要以身殉蒋。在一般的秘书啊、或者幕僚等角色来说,是很难有的。彼此之间的信任、倚重可说绝响

“当代完人”

自戴雨农死后,蒋再一次感到若有所失。这个追随他20多年,日日夜夜为他起草文稿,又一尘不染的人死去了。不禁提起发抖的手,战战兢兢地写下一幅横匾:“当代完人”

接下来估计写:

2 别世前,握笔写杂记

  杂记中“油尽灯枯”一语,说得是真透

3 一束遗书见真情

  给妻子写,给同事写,给朋友写,给兄弟写,唯独没有写给小女儿


今晚到此……

# 陈布雷 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